租临时演员
联系方式
你的位置:首页 > 租临时演员

在原初形态的戏剧中观众所担当的角色

2018-11-27 19:46:29      点击:

戏剧起源于民间歌舞和宗教仪式,在这些元戏剧活动中,观众和演员的职责并没有严格区分。西安租临时演员观众参与了整个元戏剧活动的多个过程,如集会、仪式、典礼、娱乐等,在这些活动中演员和观众是混沌未分的。这些接近戏剧的集体活动是含有戏剧因素的元戏剧活动,尽管有时人们认为它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戏剧,但我们可以了解到在原初形态的戏剧中观众所担当的角色。从元戏剧到戏剧,戏剧经历了一个逐渐独立的过程,就古代希腊的情况来看,从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勒斯到欧里庇得斯,演员逐步增多,合唱队的作用逐渐减弱,观众参与的程度也不断减少,戏剧逐渐从一种公众性的群体活动转化为一部分人专事演出、另一部分人进行观看和欣赏的群体性活动。自古希腊戏剧开始,观众和演员之间已有了明确的界限。 


  自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以降,观众开始成为戏剧理论的一个重要方面。这在柏拉图那里或许并不那么明显。柏拉图认为史诗和悲剧、喜剧等均为摹仿艺术, 这种摹仿艺术是“影子的影子”,并没有体现真理, 他认为史诗把神写得偷盗淫乱,悲剧激起人的“感伤癖”和“哀怜癖”,喜剧投合观众的诙谐欲念,这些都伤风败俗,为他的理想国所不容。这里柏拉图虽然谴责的是摹仿诗人,但考虑问题的出发点却是对观众的影响。在亚里士多德的价值体系中,居于重要位置的是城邦的利益,在一定程度上,观众的角色和地位有所提高。亚里士多德认为, 摹仿艺术并不象柏拉图所说的那样诲淫诲盗、伤风败俗, 相反, 它有着现实的功用,他认为“在一切科学和艺术里, 其目的都是为了善”, 在《修辞学》中他主张:“美是一种善, 其所以引起快感, 正因为它善。”(注:[古希腊]亚里士多德:《修辞学》,载《西方美学家论美和美感》,商务印书馆1980 年版,第41页。另见《亚里士多德全集》第九卷,苗力田等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358页。)亚里士多德并没有像柏拉图那样片面地否认艺术的价值,他关于艺术价值的论述,恰恰是基于艺术对观众的有用性,亚里士多德的《诗学》建构起了一个戏剧理论的庞大框架,受众始终是其考虑问题的一个重要出发点。 
  在布莱希特的戏剧理论中,观众被抬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位置。事实上,没有一个戏剧理论家像布莱希特那样把观众放到一个如此重要的位置。布莱希特的观众理论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反对共鸣”和“批判性参与”。 
  自亚里士多德以来,共鸣理论一直被认为是艺术理论的一个重要基石。艺术所要达到的目的,一直以来被认为是感动观众,引起观众的共鸣。亚里士多德艺术理论的一个重要范畴是“净化”,而“净化”的前提便是首先感染观众,引起观众的共鸣。在《政治学》中,亚里士多德认为音乐对于观众有着教育、净化、精神享受三方面的作用: “音乐不宜以单一的用途为目的,而应兼顾多种用途。音乐应以教育和净化情感为目的,第三个方面是为了消遣,为了松弛与紧张的消释。”(注:[古希腊]亚里士多德:《政治学》,载《亚里士多德全集》第九卷,苗力田等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284页。)在《政治学》卷八《论音乐教育》中,亚里士多德也讲到“净化”的作用:“某些人特别容易受某种情绪的影响,他们也可以在不同程度上受到音乐的激动,受到净化,因而心理感到一种轻松舒畅的快感。因此,具有净化作用的歌曲可以产生一种无害的快感 ……一听到宗教的乐调,让歌曲把心灵卷入迷狂状态,随后就感到安静下来,仿佛受到了一种治疗和净化。”(注:[古希腊]亚里士多德:《政治学》,朱光潜译,载伍蠡甫主编《西方文论选》上卷,上海译文出版社1979年版,第96页。此处采用朱光潜译,另见苗力田等译:“有一些人很容易产生狂热的冲动,在演奏神圣庄严的乐曲之际,只要这些乐曲使用了亢奋灵魂的旋律,我们将会看到他们如疯似狂,不能自制,仿佛得到了医治和净化。”载《亚里士多德全集》第九卷,苗力田等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285页(朱光潜译与苗力田译文有较大不同,本文提供两种译文以供参考)。)亚里士多德特意强调将在《诗学》中对“净化”做详细的说明,可见“净化”范畴在亚里士多德的美学体系中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由于《诗学》现存的版本已残缺,仅在对悲剧进行定义时才提到了“净化”问题。亚里士多德是这样描述的,“悲剧是对一个严肃、完整、有一定长度的行动的摹仿;……借引起怜悯恐惧来使这种情感得到陶冶(净化)”(注:[古希腊]亚里士多德:《诗学》, 罗念生、杨周翰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97年版, 第19页。)。“净化”原为“Katharsis”,系宗教术语,意思是“净罪礼”,在古希腊文中有“洗净”、“渲泄”、“求平衡”之意,英译“Purify”,中译有“净化”、“宣泄”、 “陶冶”三种,都是说使感情得到平衡或发泄以有益身心的意思。“受到音乐的激动”、“让歌曲把心灵卷入迷狂状态”、“引起怜悯恐惧”……显然,亚里士多德描述的是一种“共鸣”的状态,在亚里士多德的陈述中,“共鸣”-“净化”是其戏剧功能论的核心。如果说“净化”是亚里士多德戏剧理论的一块重要基石,那么“共鸣”实际上是“净化”的前提和基础。 
  “共鸣”不仅仅是传统亚里士多德戏剧的重要基石,也是正统的戏剧理念的重要支柱。戏剧理论大师级的代表人物、现实主义戏剧理论的重要阐释者,剧作家格•克里斯蒂•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就十分强调“共鸣”在戏剧中的作用。在《演员自我修养》一书中,他曾经做出过这样的描述,“在观众满座的剧场里,有几千颗心和演员的心一齐跳动,这对于我们的情感就是一种很好的共鸣和反响” 

Copyright 2018 版权所有 51租临时演员 哪里可以租父母 www.shanxizur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热门搜索:西安租父母 渭南租父母 咸阳租父母